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寒门祸害 > 第1757章尚书之家

第1757章尚书之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槐树胡同,徐府显得一片喜庆。
  门前挂起大红灯笼,前院铺着一条红毯,宾客纷纷前来祝贺。在后花园中搭了一个戏台,请来了京城最有名的戏班子,正在表演着当红的戏曲。
  由于徐阶一品十五年考满,皇上复赐蟒服玉带、丹药,赐勋上柱国,并恩荫一子为尚宝司丞。
  遇上如此一件光耀门楣的大喜事,徐夫人亦是决定进行操办,派帖宴请在京三品以上诰命夫人前来庆贺。
  这一个举动,其实存在着一定的私心。
  太常寺少卿徐璠是前任所生,而徐琨才是她的亲儿子。这看着亲儿子终于能够得以出仕,做为娘亲如何不高兴,自然应该是“昭示天下”。
  正是如此,这既是给徐阶受到的恩典进行庆贺,亦是为他儿子的入仕制造声势了。
  徐夫人已经年过五旬,但保养得很好,皮肤很是白皙,有着江南女人的精致面容,令到她看起来是四十多岁的模样。
  她是原刑部尚书张蓥的孙女,嫁给徐阶正是徐阶被贬之时,对徐阶重返京城亦是多有帮助,至今的地位极为稳固。
  众诰命夫人纷纷携礼而来,在客厅拜见徐夫人后,便被安排到后花园听戏,这是一个其乐融融的景象。
  “礼部左侍郎林夫人到!”
  吴秋雨自然受到邀请,却是没有像母亲那般拒绝出席,而是携礼参加这一场宴会。随着她的出现并送上礼物,司仪亦是喝起了她的身份。
  徐夫人今天的心情显得很是不错,正坐在厅中接待着来客,跟着贵客在厅中说着话语,被逗得数次开怀大笑。
  当得知礼部左侍郎的林夫人到来的时候,在客厅陪坐的诰命夫人则是不由得望了过去,这可是当朝次辅吴山的掌上明珠、当朝礼部左侍郎的正妻,眼睛不免生起了一丝妒忌和羡慕。
  “秋雨给徐夫人见礼,今日送来一对玉如意,祝徐家恩泽绵长!”吴秋雨来到厅中如同仙女下凡尘般,显得彬彬有礼地欠身施礼道。
  “好!好!”徐老夫人脸上笑靥如花,对着旁边站着的二儿媳吩咐道:“你领秋雨到你那一桌,你俩今后要等多加亲近!”
  “是,娘亲!”徐琨的妻子沈氏恭敬地施予一礼,然后又是对着吴秋雨轻声地道:“林夫人,这边请!”
  这……
  在场的诰命夫人看着徐夫人如此这般,却是暗暗地瞠目结舌,特别是兵部左侍郎胡松的夫人和刑部左侍郎钱邦彦的夫人。
  吴秋雨的眉头微微蹙起,明显感受到来自徐夫人的那一份轻视。只是她从来都不是那种要强的性子,却是不打算争执什么,而是平静地随着徐琨的妻子前往后花园看戏。
  她是礼部左侍郎的妻子,按说应该是能在核心圈子,只是徐夫人将他排挤在外,她亦不会因此就会大闹,这传出来反倒失了他相公的脸面。
  咦?
  看着吴秋雨被安排在这张桌子,在场的诰命夫人则是微微感到诧异。
  大约是半炷香后,徐夫人领着那帮身份高贵的夫人到首桌而坐,而喜宴亦是随着开始,而台上由当红花旦九岁红演绎《杨家将》。
  吴秋雨安静地用宴看戏,她已经不是昔日的活泼少女,这些年随着母亲亦是看惯了人情世故,却是懂了一些为人处世之道。
  戏台很是热闹,台上的戏子使出了浑身解数,讨得徐老夫人颇为开心,还一度让仆人朝着台上撒了一盆喜钱。
  此次不能坐首席就罢了,偏偏连第二桌都排不上,而是轮落到了第三桌,这简直就是一份赤裸裸的排挤。
  吴秋雨从来都不是斤斤计较的性子,亦不喜欢做什么过分的事。哪怕明知道徐家是故意排挤于她,但她并没有想着什么以牙还牙,只待酒席结束便早些离去即可。
  “我可是听说了,今天皇上要公布三位尚书和吏部左侍郎的人选!”说话的正是直隶提学徐爌的妻子,今日亦是在受邀之列,此时主动挑起话题道。
  徐爌由两淮巡盐御史直接升任正三品的北直隶提学,已然是少不得徐阶的提携。哪怕去年秋闱出了冒籍的案子,但并没有影响到徐的官职,身上深深地烙上了徐党的标志。
  在吸引到足够大家的注意后,徐爌的夫人显得一副神秘地说道:“据宫里传来的消息,此次的吏部尚书将由兵部左侍郎胡松出任,而户部尚书则是由刑部左侍郎钱邦彦接替。”
  同桌的几位诰命夫人听到这话后,若有所思地扭头望向了首桌上的胡夫人和钱夫人,敢情人家并非是无缘无故坐到那里的,而是她们的相公已经是升官在即。
  特别是吏部尚书和户部尚书,这可是含金量最重的两位尚书,身份和地位已经是超越于其他尚书之上。
  吴秋雨有着更快捷的消息源,亦是早已经知晓这个事情。只是她对着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,现在比较关心相公的去处,是否会顺利地出任吏部左侍郎。
  宴会正酣,大家正陶醉在戏曲和各种八卦中,气氛显得很是喜庆。
  徐府管家突然匆匆走进来,径直走向那张首桌,在徐夫人的耳边说了一句话。
  徐夫人在听到消息后,却是当即叫停了戏台正在演打戏的戏子,伴乐亦是随之停了下来,只是精彩之处的戏曲是戛然而止。
  在场的所有诰命夫人扭头看到始作甬者竟然是徐夫人,可谓是敢怒不敢言。
  徐夫人迎着众人的目光,却是将目光落向了高夫人身上并温和地道:“高夫人,可喜可贺,高侍郎荣升吏部左侍郎,还请到老身这边来!”
  吏部左侍郎由于身处吏部,不仅位于六部侍郎之首,而且能够跟刑部和工部这种尚书相提并论。特别高拱既是词臣,又是未来的帝师,地位已然超过一般的吏部左侍郎。
  高夫人心里大为高兴,本以为自家相公是升任礼部左侍郎或吏部右侍郎,但没有想到竟然是吏部左侍郎,脸上亦是露出了由衷的喜色,却是站起来喜滋滋地朝着首桌走了过去。
  看着高夫人如此风光地坐在那个位置,徐爌的夫人却是微微感慨地道:“若是我能坐在那里,此生便是值当了!”
  在座的几个诰命夫人似乎深有同感般,显得认可地点了点头,而徐琨夫人的脸上则是露出了苦涩之色。
  吴秋雨的心情当即变得糟糕,却是叫来贴身丫环,在她的耳边轻语了几句,然后丫环便是急匆匆地离开。
  徐琨的夫人注意到这个举动,但亦是不好进行过问,特别吴秋雨的目光已然是落向重新开演的戏台上。
  徐爌的夫人仿佛意识到什么一般,显是怜悯地望向吴秋雨欲言而止地道:“吏部左侍郎是高大人,那么林侍郎……”
  同桌的几个诰命夫人当即领悟过来,却是纷纷心领神会地望向了吴秋雨。
  “那么我相公可能不如传闻那般平调到吏部左侍郎,所以可能是要留任礼部左侍郎!徐夫人,不知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吴秋雨亦是忍无可忍,却是当即温和地回应道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