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林辛言宗景灏 > 第203章,我不是攀援的凌霄花

第203章,我不是攀援的凌霄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203章,我不是攀援的凌霄花
  “你们是……”
  “程师傅,我们是来请教香云纱制作的方法的。”白胤宁率先开的口,并且说明来意。
  老者的目光的在门口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身上来回巡视,他眼角微压,皱纹深刻,一双眸子深邃不见底,他转身进屋,“都进来吧。”
  木屋的客厅不大,容纳不了所有的人,保镖都没进去,守在门外。
  即使这样,他们几个进到屋内,也让空间变得拥挤起来。
  屋内的陈设也很简单,很中式的摆放着八把椅子,左右两旁,墙上挂着几副画卷,还有新编的竹蒌,混在一起很不搭调,正中央是案几,老者坐在主位前。
  他抖了一杆烟,点燃,“你们谁想请教?”
  林辛言手里牵着林曦晨往前走了一步,诚恳的道,“我想向您请教香云纱的制作方法,如果您愿意,我想请您去我店里做师傅,价格由您开。”
  老者用力的抽了一口烟,袅袅的白雾腾出,不大的空间弥漫着一股子的独特的烟味,不同市面上那些烟的呛味,反而是一股淡淡的药草味。
  宗景灏微微眉头,如果不是因为林辛言,他怕是这一辈子都不会来这样的地方。
  透过白雾,老者上下打量林辛言,最后目光停留在她手腕的玉镯上,而后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白胤宁,他对老者点了点头。
  老者收回目光,“我可以教你,但是我不会离开这里。”
  他们的互动很隐秘,但是看似一直不曾关注这件事儿的宗景灏,却清清楚楚的察觉到。
  他的唇角若有似无的勾了勾。
  他倒想看看白胤宁把林辛言骗到这里来到底是想干什么。
  他不动声色。
  好似他是局外人,不曾参与其中一般。
  “可以。”林辛言一口答应。
  “要想学会,会很辛苦,你愿意吗?”老者问。
  “林姐,要不我学?”秦雅走上来,“你要照顾两个孩子,回去店里也需要你,要不这个交给我?”说完她惊觉好像有些不妥,解释道,“我不是想要把这门手艺攥到手里……”
  “我知道。”
  林辛言相信她,没怀疑过她的动机。
  老者无视秦雅,简洁明了的道,“我只教她一个人。”
  一瞬间,整个厅子内都安静了。
  “难道您只收一个徒弟?”苏湛觉得这个有意思了,这年头还有这样的人,又不是古时候,什么盖世武功只单传,他只是一个会制作布料的手艺师傅,教徒弟还挑人?
  而且还指明林辛言,难道,他看出林辛言有这方面的资质?
  老者很淡定,完全不理会苏湛,而是看着林辛言,“如果你想学,就要拜我为师,我传授你制布手艺。”
  林辛言倒是不介意拜师,只是他怎么就看上了自己?
  这点也让她感到意外。
  总觉得有些不安,所以没立刻开口答应。
  “不知道您看上我妻子什么,为什么选中她?”一道低沉的声音,在厅子后方响起,他没看任何人,依旧在逗弄女儿,好似这世间没有比女儿更能引起他兴趣的东西。
  老者的目光投过来,外面的光束照进,飞起一条条尘埃线,他微微眯起眼眸,透过万千光束看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,拿着烟袋的手抖了抖,镇定的道,“她有这个资质。”
  “是吗?”宗景灏终于抬起眼皮,恰好对上老者压抑心痛的目光,老者似乎没预料到,宗景灏会忽然看过来。
  他借着咳嗽的动作错开视线。
  “你们似乎不大相信我,刚好我也不愿意教没诚心的人,你们走吧。”说完老者站起来,推开侧门,走进屋内。
  “等等。”林辛言叫住他,她觉得可能像这种会老手艺的人,脾气都很怪。
  作为一个服装设计师,不但对设计的衣服的款式敏感,布料也很重要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